成长故事
江北岸,西子湖畔,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一九八四年,华信前身(浙江省邮电设计所)成立于此。三十多年来,奋发图强的华信人艰苦创业,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华信成为最早获得甲级资质认证的设计院之一;最早开展移动通信设计的研究院之一;通信设计同行中率先获得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和OHSAS18001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最早开始海外业务并做大做强的设计院之一……继往开来,如今华信正不断前行,取得一项又一项令人瞩目的成就,而这一切都始于最初那一批华信人。那么让我们通过华信咨询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汤静波,这位成立之初就与华信一起奋斗的华信人,回顾华信这些年的成长历程,展望华信人无限可期的未来。

汤静波

设计梦想家

建筑总工 : 信之于物,生化万物

> > > > 成长迁移篇
当初是什么机缘来到华信?初入华信那时是怎么样的一个工作情景?

汤静波:毕业分配报到证上写着“浙江省邮电管理局”,看上去感觉不错,兴匆匆沿着南山路找到清波门,被告知到庆春门外省邮电工程公司报到,在杭州八月正午太阳的温暖下乘公交换步行,终于汗流浃背地找到铁路外、贴沙河边、火车经过时不停晃动的凯旋路。邮电设计所四十来号人占据着整个四楼九间房,南面开敞走廊是大家的共享空间,杨经理仍然战斗在西侧据说以前能设计就能评上工程师的总部三层小黄楼里。借居两年后欢天喜地搬到体育场路延伸路段、省机要局三四五楼,土建室还有幸承担加建专用楼梯的光荣任务,那是首次给自己办公楼设计的尽管只是一部楼梯还是室外的,毕竟留下了我们十年的发展步伐。来时土建室董主任、老葛、老孟、小骆、小马一共五六条枪,后来王主任、小姜、老林、老汤、老许、老刘壮大到两位数,计划经济年代心态都好,有任务就做没任务则闲,旱涝保收的六十块五毛高工资一拿十年,奖金那是九十年代的发明。

过去30多年后华信发生了翻天覆地,但是我们知道公司的发展都是一步步扎实走过来的,能不能谈谈您眼中过去30多年间华信的变迁里程碑。

汤静波:1995年搬到长天弄现在的2号楼,建筑所原创设计,首次独门独院心情自然喜出望外,尽管那时周边看到的是厂房烟囱,听到的是二轻轧钢声,闻到的是煤烟煤灰,内装可是四星宾馆风格,刚刚步入市场经济的华信鸟枪换炮如虎添翼,开始走向全国全球迅猛发展。建筑所也从1998年第一次大规模扩张,1999年中标成都第二长途电信枢纽工程成功冲出浙江,踏上至今仍在拓展的广阔市场。2005年又一里程碑1号楼隆重诞生,华信已是全国百强、省内前三,自然也是建筑院的原创设计,据现在的评估价已增值三倍。

2006年建筑院第二次大规模扩张人数首次过百,市场已拓展到全国仅剩三个空白省份。2013年公司产值首次突破十亿,建筑院也加入亿元俱乐部,同时响应公司号召划小为两个院,从此翻开崭新的一页。遥望江南,建筑院荣誉出品的崭新的里程碑已开始建设,延续每隔十年上一台阶的步伐,同步大杭州跨江战略。

> > > > 工作生活篇
作为华信现今的总建筑师,当初您也是从基本的设计工作做起的,能谈谈最初设计工作的一些细节嘛?

汤静波:上世纪八十年代标配设计工具是图板、丁字尺、三角尺、圆规、鸭嘴笔、蘸水笔、墨水,后来升级为滑轮一字尺、图文模板、针管笔,尤其德国红环就像梦中情人一般,还原创了翻板绘图桌、高脚椅子,某一天领导终于同意购买绘图神器立式绘图板,可惜只买一台主任专用, 羡煞我等旁人。那时电脑只有环城西路省计算中心的小型机,自己穿纸带预约进机房输入计算,九十年代初出现PC,DOS版本绿色屏幕键盘对话,真得感谢WIN版本带来了神奇的鼠标。华信曾经是杭州最早甩掉图板的设计院,开始还真不如图板得心应手,如今设计标配是司空见惯的便携机,胜过那时一大屋子的小型机,难以想象现在没有电脑会怎样。建筑方案必须的效果图,全部都是今天看来高大上的手绘图,先求透视,水粉、水彩、喷笔、马克笔轮番上阵,文本上难得一见的效果图都是翻拍照片后扩印,有一天听说环城西路有彩色复印高兴坏了,最大A3需要30大洋,而且登记单位介绍信以防犯罪,当下满世界的彩色打印也没听说罪犯狂用,看来人类想象真的无限。照相机也从文物级的120黑白、135黑白、135彩色胶卷相机,到本世纪初出现的数码相机、全画幅单反、专业移轴镜头,电子设备多到真的可以彻底无纸化办公了。那时出版组标配描图员、打字员,可惜只描通信图纸,记得描图员都写得一手好字。打字员倒是统盘兼顾,手写说明打成蜡纸拿去油印出版。现在的复印机大家太熟悉了,但复印机他爹誊印机可能知道的就不多了,神奇火化下出现一模一样的蜡纸拷贝,效率大大提高。

上世纪80年代,我国还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生活物资远比不上今天丰富,想必在工作和生活中会遇上不小的麻烦; 能和我 们回忆一下当初艰苦的奋斗过程吗。

汤静波:办公室空调器那是九十年代中期的配置,硫酸纸碰到汗水会起皱,绝招是胳膊下面垫报纸,杭州的夏天电扇吱吱咯咯再努力也无济于事,晚上和周末加班男生赤膊上阵是常事儿。尤其记忆深刻的是体育场路朝西宿舍,华信元老都知道,凌晨最低温度停留在三十五度以上,还得挂上蚊帐,好在住的都是小年轻,否则非中风不可。出行工具八十年代自备北京后开门吉普车仅此一辆,能申请到是偶然事件,公交车转乘自然通风的长途大巴和硬座火车,出租车还没出生,轿车绝对是奢侈品,尽管上海牌轿车只要四万一辆,要知道比当初一套德胜58平米住房贵一倍。飞机规定处级以上才够格,直到九十年代市场化需要效率,在老大体验整整24小时翻山越岭上下颠簸才到温州后,允许员工飞到路桥和温州,记得第一次坐飞机去路桥,比华信一号面包车还小,二十人客舱双层翅膀还用钢索悬着,估计是现在洒农药那种。后来坐国产运7登机口发纪念品一把折扇,客舱才发现是必需品,不知是隔热不好还是空调不行,需要不停扇着才撑得住,震动当作按摩,噪声忍忍就到了。再后来冲8感受就好多了,现在都是波音、空客,很难再享受以前的纪念品了。出差在外要联系到你那真的要费尽周折,那时通信工具都是固定的,从使劲摇找接线员的磁石电话到自己拨的纵横制和程控电话,按字计价的电报也成了文物,后来出现BP机尤其手机后就很难再“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了。八十年代出差都住单位招待所吃食堂,千万记得光带钱不够,还得带粮票出省得是全国粮票,否则就遭殃了,大众旅馆很少,星级宾馆九十年代才出现的,快捷酒店更是新生事物。记得第一次去北京,一行六人花了大半天托人找关系才住进外交部招待所,床单被套估计一年一换,黑呼呼嗅兮兮也没现在那么讲究,没有跳蚤就算人品爆发,比前一站天津住地下室强多了。夏天更绝,多年不换的草席油光铮亮,担心一躺下去是否会粘着草席一同起来。现在卫生标准那是相当健全,至少没有那么多要担心的了。否会粘着草席一同起来。现在卫生标准那是相当健全,至少没有那么多要担心的了。

最后能不能给我们谈谈对这么多年工作的感想与未来的展望?

汤静波:忆往昔看今朝真的不可同日而语,物质条件极大改善,精神生活丰富多彩,由于市场经济会有差距,比较之下心态反而不如物质贫乏的计划经济年代来的平和,不过这也正是发展的内生动力所在。今天的华信是全国通信设计行业的佼佼者,是浙江省内10万从业者930家设计院中仅有的三家十亿级设计院之一,具备顶级资质,获得荣誉无数,业务遍及全球。当初难以想象的全球最大信息园区在我们手中创纪录地一年建成一期工程。有理由相信,因为有你们老少伙伴们,华信的下一个三十年将更加辉煌灿烂!